中国酒界伟大的奉献者
来源: 中国酒界伟大的奉献者   发布时间: 2012-08-26 14:30   3454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中国酒界伟大的奉献者

感悟与思考
    人们都在追求健康长寿,“长命百岁”已成为口头禅,那么,人生已经到百年以该如何呢?眼下有一位出生在1908年2月的老人,经历了满清、旧中国以及新中国建立后的各个历史时期。
年青时抱着实业救国的决心,留学比利时、法国攻读啤酒、葡萄酒的酿造技术,回国后曾担任多所大学的教授,这位老人为许许多多的精英做过人梯,真是桃李满天下。他的著作叠起来足足高过他的身高。他对人民的功绩不是一时半会能讲完的,总之,他既不在家在品茗赏画,也不是在公园游山玩水,而是一如既往地以社会责任为已任。2006年出版《食文化小品》、《试咏白酒的香型与香味》,2007年远涉重洋支马来西亚参加国际会议,扩版《酒文化小品集》至2000页。每天写作直到深夜,要知道,由于长期写作劳累,他的视力衰退,要用20倍的放大镜,每个均有核桃那么大,上述这几部书要耗费老人多少的时间与精力啊。
文章写到这里,我要告诉大家这位老人的名字,他就是中国酒界泰斗秦含章先生。如果有人还在处心积虑地索取,有人还在自认为贡献不匪,有人还在自叹年大了该接受回报了,对照秦老,该作何感想呢?我们该如何认识、对待我们的人生和这个国度与世界?
 
高风亮节平凡人
 
2003年3月中旬,当东北大地依然春寒料峭时,首都北京却春意盎然,下着濛濛细雨。为了举办一次中国酒界泰斗“秦含章先生从事酒业和酒文化事业70周年研讨会”活动,我叩开了位于北京团结湖北头条秦老的家门,秦老是我素来敬重的前辈、老师,两年未见了。秦老和夫人索颖教授非常热情地招呼我和我同来的摄影师李保延先生。我看到秦老精神健旺,谈话声音依然洪亮,行动步履轻捷,与两年前我们在山东分别没有多大变化,心里十分宽慰。
当我说明来意并将举办“秦含章先生从事酒业和酒文化事业70周年研讨会”方案交给秦老过目后,秦老笑着对我说:“第一,用70年来从事酒业和酒文化事业这一提法,概括不了我的全部工作格事业;第二,我做的事情都是党和国家交给我的任务,我是共产党员,以拿了国家的工资,我做的全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此,我没意举办这次研讨会。”
虽然,我们的初衷并未如愿,但是从这次与秦老和索颖教授的长谈中,更加全面、深刻地了解了秦老近一个世纪来的事业、经历与品格,所受教益之深、之广,比开多少次研讨会的收获还要磊得多。
 
东挡西杀拓荒人
 
秦含章先生是江苏无锡人,1931年毕业于上海国立大学农学院,1931年至1936年先后留学于比利时国立圣布津农学院、布鲁塞尔大学植物学院博士班、德国柏林大学发酵学院。1936年9月回国,先后在复旦大学、南京大学等院校任教。1949年底任中央食品工业部参事、中央轻工业部参事、轻工业部发酵工业科学研究所所长、名誉所长等职。
从与秦老的谈话中,我了解到,秦老自从新中国建立后,真象一位威风八面的大将军,哪里有酒界的烽烟战事,哪里就会有秦先生。旧中国留下的烂摊子千疮百孔,百废待兴,不要说什么尖端工业,就连老百姓日常消费品酱油都没有一个规范的工业规程。于是秦含章先生就按政府的要求,深入到工厂,与工人技术人员共同实践总结,写出了《酿造酱油之理论与技术》。当时,我国南方种植大量甘蔗,北方种植大量甜菜,但是我国的糖厂多为小作坊,市场上糖类奇缺。政府又委派秦先生去实地解决,秦先生深入糖厂与工人共同切磋,总结出技术数据,编写工艺流程,从而使我国的制糖业迅速发展。在大庆油田开发之前,我国被外国人给戴上“贫油”的帽子,石油奇缺。有人向政府建议用酒精替代石油作燃料,于是政府又派秦先生去酒精厂与企业共同研究制造酒精的技术和发展战略。秦含章先生最初学的是农业与发酵工业,而七十多年来,在新中国建设事业中,秦含章先生自身恰恰像酵母一样,哪里需要就投身到哪里,到了哪里,哪里便会发展壮大。
 
新中国酒业开山人
 
70多年来,秦含章先生为中国酒业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年青时出国留学,不仅学农业,还重点学了啤酒、葡萄酒等的发酵技术,他曾三度去法国调查研究葡萄酒的科学技术,把法国、德国、意大利、瑞士的经验运用到我国的酿酒生产中,从而完成了《葡萄酿酒的科学技术》等专著;他编写的《新编酒经》对发展我国的酒文化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根据政府要求,秦含章先生曾去山西汾酒厂蹲点调查研究,从汾酒的生产过程逐一研究定型,提高、发展、解决了清香型汾酒的老大难问题,促使汾酒厂迅速发展壮大,成为我国酿酒企业的排头兵。他在主持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科学研究所工作期间,始终贯彻“积资料、创条件、出人才、拿成果”的办所方针,做到科研为生产服务,理论联系实际,创办 了培训硕士研究生中心,把多种科研成果转让到对口生产企业,促进了经济发展。70多年来,秦老深入过成千上百个酒类生产企业,不仅品酒、考察生产流程,协助研究战略发展,还时常为企业写诗提词,鼓励企业发展。2000年时已92高龄的秦老又写出了350万字的巨著《国产白酒的工艺技术和实验方法》。历年来他还编著出版了《面包工业》、《酒精工厂的生产技术》、《老姆酒酿造概要》、《葡萄酒的感官特征及其风味科学研究》、《葡萄酒分析化学》、《酿造名优白酒的科学技术》等数千万字的作品。
 
民族文化精英典范
 
2001年9月,我与时年93高龄的秦含章先生在山东济南参加一次研讨会,会议组织全体代表登泰山。大家劝阻秦含章先生和索颖教授不要去了,免得山高风大,路遥坡险,高龄人难以承受。无论大家怎样说,秦老坚持要登泰山,深圳派克发公司刘军先生专门为秦老夫妇准备了两根登泰山的拐杖。秦老和大家一样终于登上了五岳之尊的泰山南天门,创造了 泰山旅游史上抵达南天门的最高龄记录。大家赞美说,中国酒界泰斗登泰山,是多么的富有诗意啊。
秦含章先生这种攀登泰山不达顶峰不罢休的精神,充分体现了秦老的风格和他一生一世对于事业锲而不舍的高风亮节。全国各地酒界、文化界的同仁一致尊崇秦老为泰斗,而秦老从不以泰斗自居,处处度谦虚谨慎,事事以身作则。以秦老的资格,经历以及在全国酒界的影响,如果他想要钱的话,可以不费多少力气就能成为富翁,而秦老从不以金钱为念,为了出版著作往往还自己掏腰包。《英汉食品工业词汇》是一部为社会服务的工具书,可秦老必须自己出钱才能出版。
秦老家的客厅只有六平方米,家具陈设仍然是五十年代的水平。在访问过程中我有些奇怪,秦老虽然百岁高龄,身体很好,但是耳朵失聪,视力很差,怎能在近年又写出千万字的作品呢?秦老夫人索颖教授告诉笔者,秦含章先生每天坚持写作,不到夜里十一点钟决不罢手,视力不好就用高倍放大镜,一个字一个字地写,这样一年365天,一天不停。听了索颖教授的话,我猛然醒悟,怪不得,我本次求他为河南项城天源酒业公司题词,他头天夜里打了大半夜的底稿,第二天上午又非常认真的工工整整的题写,并再三嘱咐我:“墨未干,要晾好,千万别污染了,让我再重写是不可能的了。”我一想,单单是数十个大字,老人用了如此的心血,费了这么大的力气,那么数百万字的长篇巨著,秦老该付出多少的心血和艰辛啊!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几乎要流出来,秦老是我国老一辈爱国者的典型代表,是老一辈专家学者的典型代表,也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精英的典型代表。秦老爱祖国、精治学、诚恳为人的崇高品德永远是我辈的学习榜样。